大眾小說網 > 快穿之渣男洗白實錄 > 第六百三十五章 糙獵戶x嬌寡婦(15)

第六百三十五章 糙獵戶x嬌寡婦(15)

  陳周氏想要攔著,被人一把推搡過去。

  “哼,一個害死丈夫還通奸的銀婦,今兒姑奶奶非要教教你怎么做人!”

  柳姜氏的女兒瘦的很,嗓門又尖又細,看著春娘的眼神和她娘一樣。

  春娘往日沒少受她的折騰,此刻見了那熟悉的眼神,雖然理智告訴她不用在意,但身體還是下意識的打了個寒顫。

  她冰涼的手被男人握了下。

  “光天化日之下,居然敢來搶我妻子,傷我岳母,這天底下是沒有王法了嗎?!”

  謝知言大踏步過去,虎虎生威的模樣將沖過來的幾人攔下,“我雖然是個獵戶,但也知道什么叫士可殺不可辱!今天我就是賠了這條命,也不能丟了身為男人的臉面!”

  他說完,依然是老規矩,將衣襟一掀,從身后抽了把獵刀。

  那刀子寒光乍現,在日光下散發著凜然的殺氣,搭配上謝知言陰狠的眼神,直唬的來人心神嚇掉一半,不自覺停下腳步不敢向前。

  就連圍觀的村民也都倒抽一口冷氣,但更多的是興奮和刺激。

  “我的老天爺啊,這個惡毒的娼婦上哪里找了舞刀弄槍的殺人犯,這是要逼死我們孤兒寡母?。?!我可憐的兒,你在天上看見了嗎……”

  柳姜氏嚎起來,她和這個泥腿子親家打的交道不多,但哪一次不是對她恭敬巴結。

  今天這事兒她想的很簡單,來鬧一場,先站在道德高地上制住陳家人,能把春娘帶走最好,帶不走也要訛走一筆錢。

  不是她異想天開,這個時代的女子名聲大過天,如果沒有意外,就她這么簡單粗暴的方法還真的能達成所愿,就算春娘的父母不同意,族里也丟不起這么大的人,全族的姑娘名聲都會受牽連。

  哪怕她帶不走,春娘依然活不成。

  但誰知道,這個隨時都操著刀的漢子,就是最大的意外。

  “謝獵戶可是動起刀來不手軟……”

  “我看柳家這回要吃虧,春娘都是休棄回家的了,還能來找事兒,惡婆婆沒了媳婦磋磨估計日子不好過?!?br/>
  “我就說春娘明明命好做了秀才娘子,怎么越來越枯瘦,比起在娘家還不如……獵戶怎么了,最起碼能護著媳婦……”

  “那照這么說,春娘嫁給謝獵戶還嫁對了?”

  “噓……都要命了嗎,忘了那獵戶說過誰再提春娘二字,就把嘴給割了切成片下酒!”

  輿論風向傳到柳姜氏一行人的耳中,對眼前這個獵戶更是懼怕。

  一個村里的人都不敢說話,儼然就是一霸呀!

  “諸位叔伯嫂子請聽我一言?!标惷髅鹘邮盏浇惴虻氖疽?,走出來向著大家作揖。

  他相貌不差,基因在那放著,就連春娘要不是長得不錯當初那柳廣正也不能樂意娶她。

  陳明明平日里陰沉沉縮在角落總是不起眼,這個時候突然中氣十足,有禮儀規范,才讓人恍惚察覺到陳老六家的小子可是讀了幾年書的。

  當讀書人的氣度出來,村民們自然愿意聽他說話,心理上對讀書人有著天然的信服。

  他滿臉愧疚,先是道歉,“都是因為我家的事,牽連了全族,我代表家里對諸位叔伯嬸子賠不是了?!?br/>
  又作揖。

  “我年紀雖小,也知道身為男兒,上要孝敬父母長輩,下要為姐妹撐腰,我姐姐還未出嫁之時,體貼爹娘照顧幼弟,為人大方品性高尚,燒菜做菜劈柴做活兒哪一樣做的不好,整個陳家村誰提起來不豎起大拇指贊一聲好女子?”

  他看了一圈,果然有人想起春娘小時候的模樣,紛紛點頭。

  擺事實講道理,這就增加了說服力,接下來他們自然會被他的話所引導。想到姐夫說的話,陳明明握緊拳頭,壓下內心的忐忑緊張。

  “為什么嫁到柳家五年,就變成了柳家人說的這樣齷齪不堪,我姐姐如此一個清白勤勉的女子成了你們口中的無恥毒婦!五年來身上都是傷痕,餓的面黃肌瘦,一雙手做活兒磨的比我娘的手還要粗!這一切難道不應該我問問你們柳家人嗎?怎么你們反倒氣勢洶洶殺來我家討說法?”

  他舉起春娘的手,果然顯得粗糙。

  雖沒有他說的那么夸張,但也不像是年輕小媳婦的手,一看就是日夜做活勞累的痕跡。

  陳明明有些激動,雙眼含淚,撲通一聲跪下沖著村民們磕了個響頭。

  說完道理,提出質疑,然后就是要用情來感化群眾了,畢竟大家都是同情弱者的。

  這同樣也是姐夫告訴他的,此刻陳明明根本來不及分辯一個獵戶為什么會為人心有如此深刻的揣摩,就跟著一路往前走。

  “不瞞大家,我早就有心要救我姐出他柳家這個牢籠!只是、只是我無能,我就想著好好讀書,有朝一日能出人頭地,為我姐撐腰,哪怕她沒有男人和孩子,自己能過安生日子也是好的,總好過被他們一家子虐待磋磨!”

  好一出幼弟為姐姐出頭的場面!

  崇尚多子多孫的時代,誰家里沒有兄弟姐妹,大多數女子從小就被教導要為兄弟付出,因為娘家兄弟才是她們的依靠,可有幾個兄弟真正做到了?

  別看這陳明明還未成人,可為姐姐的一片心真是感動人!

  “你還小呢,這事兒呀,不能怪你?!?br/>
  “對,要怪就怪這柳家欺人太甚!”

  “可春娘偷人氣死丈夫總不會是假的吧,柳家會拿屎盆子往自己頭上扣?”

  “誰知道呢,繼續看繼續看……”

  自此,陳明明挽回了一些自家在村里的輿論,讓柳家從道德高度上壓制的計劃失效,畢竟輪起來,柳家更不地道,家風人品都有問題。

  從武力方面呢,柳家雖然人多,但武力值捆起來也敵不過一個拿刀的獵戶。

  文武都不行,柳姜氏看大勢已去,再糾纏下去也討不了好,干脆坐地起價,“那她嚇壞了我的兒媳婦,胎像不穩總得看醫抓藥,賠銀子來,我們從此互不相干!”

  她話音剛落,只聽劉明明大喊。

  “娘!娘!你怎么啦娘,剛剛被人推倒摔著了?娘你醒醒?。?!”

看過《快穿之渣男洗白實錄》的書友還喜歡

排列三今天晚上出什么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