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獵妖高校 > 第一百零一章 巨零三

第一百零一章 巨零三

  “砰!”

  包間外傳來一個巨大的聲響,仿佛有人把門板撞倒的聲音,又像是掛著墻上的某幅壁畫脫鉤掉在地板上。

  “記賬!記賬??!”流浪巫師舉起手中的酒瓶,向門外大聲嚷嚷了一句,然后惡狠狠的瞪了沙發的大老鼠一眼:“你打算讓我重新裝修一遍這家店嗎?”

  鼠仙人感覺很無辜。

  “我剛才沒動彈吶?!彼犞飯A的小眼睛,下意識瞥了一眼從沙發垂落、蜿蜒出包間的尾巴,然后尾椎骨稍稍用了點力氣。

  粗大的鼠尾如波浪般向房間外涌起。

  外面又響起一片稀里嘩啦的聲音。

  鼠仙人這才抬起頭,非??隙ǖ目戳肆骼税芍魅艘谎郏骸斑@次的動靜是我弄的……剛剛那個,真的不是我!”

  流浪巫師半張著嘴,抬手捏著尖頂帽的帽檐,似乎在考慮要不要把這只大老鼠塞進自己帽子里。

  “鼠老頭!快走,快走!巨零三剛剛動了一下!”一個聲音尖叫著,從房間外傳來,由遠及近,仿佛一輛拉著響笛沖出隧道的火車,眨眼便撞進狹小的包間里。

  一顆赭黃色的‘皮球’跌跌撞撞滾進包間。

  鼠仙人與流浪巫師對視了一眼。

  “嗖!”

  粗大的鼠尾像一條受驚的巨蟒,飛快收縮著。門外又是一陣叮呤咣啷的響聲。鼠仙人頭頂冒出一片白色的霧氣,臉上的褶皺似乎都被這陣白氣熨平不少。

  “浪費啊,浪費!”流浪巫師心痛的看著那片白霧,痛心疾首:“簡直是暴殄天物??!”

  然后他瞥見‘赭色皮球’,轉頭看了鼠仙人一眼,補充道:“肥瑞撞破的結界,也會記在你的賬上……這名字真難聽?!?br/>
  他是在說‘肥瑞’這個名字。

  然而房間里兩位客人似乎都沒有搭理酒吧主人的想法。

  鼠仙人身形急遽收縮,須臾間便從一人高低變成半尺上下,身下不知何時也多了一架雕龍繪鳳的沉香輦,飄在半空中。

  那‘赭色皮球’也像漏了氣似的,哧溜溜從籃球大小,變成了網球大小,同樣飄在半空中。

  “動了一下?”鼠仙人身子前探,嘴角的胡須微微抖動,顯得有些激動。

  “左手無名指與尾指的遠節指骨動了一下?!狈嗜鹪诎肟罩熊f來躥去,就像一顆正在被拍子抽打的網球——仿佛不這樣做無法宣泄它內心的激動:“泰瑞說的都是真的!他真的做出來了!毫無疑問!祂動了一下!”

  “這可真是個好消息?!绷骼宋讕熢诎膳_后小意恭維了一下。

  他的話音未落,房間內兩位‘鼠客’便化作兩道青煙,消失在視線中。流浪巫師微微嘆口氣,把杯子里最后一口海妖朗姆灌進嘴里,然后伸手從酒廚最上方拽出一個灰撲撲的瓶子,一個轉身,便消失在吧臺后。

  空氣中只留下他喃喃的自言自語聲:

  “這個時候……上門慶賀是非常合理的選擇吧?!?br/>
  “話說回來,海妖朗姆真的很難喝?!?br/>
  ……

  ……

  落日如輪,灑下一片橘黃。

  給高聳的大山涂抹上一層迷人的釉色。

  山頂上終年不化的積雪在此刻成了最好的背景板,能容納這個世界上最自然、最壯觀的顏色,還有余力為其增添幾分冷峻的氣質。

  一個巨人倚靠著大山,斜斜的躺在這片落日的余暉中。

  準確說,是一個巨人的骸骨。

  光滑的頭骨像一座小型滑冰場,鍍滿落日的顏色。左右兩側肩頭各有一根彎曲、尖銳的犄角。只不過左側的犄角或許因為爭斗的緣故,從中間斷裂開,露出崎嶇如礁石的斷面。

  巨人空蕩蕩的胸腔里沒有一絲血肉,粗大的肋骨如兩排云杉,向灰色的天空張開,露出身下黑黢黢的巖石。

  胸腔以下,被濃重的云霧淹沒,讓人看不清具體模樣。

  它的右手便淹沒在那片云霧中。

  但它的左手卻探出云霧,超越頭顱,一直向上伸去,手掌死死攀住大山頂峰的巨巖。任何第一眼看到這幅場景的人,都能在腦海中補足這樣一幅畫面——爭斗失敗的巨人爬過群山,想要以最高的那座山峰作為自己的墓碑,它近乎成功了,它的左手已經攀到了大山的山頂,但也在那一刻,它力竭而死。

  時間被定格在這掙扎的一幕上。

  濃重的霧氣仿佛流水般,從山腰間滑過。霧氣里沒有一絲聲音,一如這座大山,仿佛亙古以來便是這么安靜。

  “嘩啦啦……”

  幾塊落石從大山對面的山腰間滑落,砸進濃重的霧氣中,沒有濺起一絲聲響。

  落石滾出的山腰間,不知何時多了一座矮小的拱門。

  拱門只有米許高低,左右是豐腴的羅馬立柱,拱頂上糾纏著橄欖枝與月桂,十幾個赤著身子的小天使攀附其中,臉上洋溢著詭異的笑容。

  鼠仙人與肥瑞就站在這座拱門出口,靜悄悄的觀察著那個巨人的骸骨。

  巨人光滑的頭骨中央,被刻了一行鮮紅的大字:

  巨零三。

  “嘎吱,嘎吱?!?br/>
  兩只老鼠身后的拱門發出艱難的喘息,攀附在橄欖枝與月桂間的小天使們臉上紛紛露出驚恐的表情,仿佛有一個野蠻人正瘋狂的撞著門。

  片刻之后,流浪巫師的尖頂帽率先鉆出拱門,出現在這片寂靜的世界。

  然后是他的腦袋、胡須、黑色的長袍,以及袍子下拎著一瓶酒與三個酒杯的枯瘦的手。

  “太小了,”流浪巫師身子還沒完全鉆出拱門,便低聲抱怨開:“你們開的這扇門實在是太小了……考慮過客人的體格嗎?”

  鼠仙人靜靜盯著巨人骸骨,沒有搭理他。

  倒是肥瑞,看了看拱門,又看了看流浪巫師的個頭,最終看在那瓶酒的份上,搖搖頭:“這里原本就不應該有客人?!?br/>
  流浪巫師終于鉆出了拱門,站在山腰間的巨石上,重重喘了一口氣。

  “真是個糟糕的名字?!彼粗奕祟^骨中央刻著的那行字,語氣中充滿失望:“毫無深度與氣質……數字的簡潔與優美也被破壞的淋漓盡致!”

  這一次,連肥瑞也不打算搭理他了。

 ?。?。:

看過《獵妖高?!返臅堰€喜歡

排列三今天晚上出什么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