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至尊歸元 > 1970 冥紋印記,任務完成!

1970 冥紋印記,任務完成!

  大概過去了差不多一個時辰,楚軒帶著那包裹武冰仙嬰的灰色蠶繭,回到了傅鵬他們幾人身旁。

  而后,大家也沒有多說,徑直去到沈滔和傅鵬他們平日里所修煉的地方。

  正是冥獄空間中,十八層地獄入口處的那個石廳。

  最前面黑白兩色的元魄靈璧,已經分別變成了傅鵬和沈滔的雕像,至于稍厚一些圍繞著整個石廳的其他十塊灰色元魄靈璧當中,已經有了周蓓、孟元慧以及歐陽茯苓三人的雕像……

  較之冥獄空間的其他地方,此處的冥獄之力更加濃郁,似乎這里才是整個空間的中心!

  “尊上,接下來怎么辦?”傅鵬問道。

  那灰色蠶繭被放在大家面前,雖然能感覺到里面武冰的存在,但氣息的變化卻是令他們都有些皺眉。

  畢竟萬魂殿的傳承魂印,尤其與武冰相對應的卯兔魂印,又豈是那么容易被剝離出來的?

  “還能怎么辦?”

  楚軒聳聳肩,無奈道,“等吧!”

  “你們先各自回去繼續修煉,這里我看著便是!正好,我也好久沒進來了,趁機也修煉修煉!”

  想了想,楚軒如是說道。

  “……是!”

  幾人對視一眼,紛紛化作一道流光沒入屬于他們各自的雕像中,讓這些原本看上去雖然都不尋常的雕像,更多出了幾分人性化的姿態。

  至于楚軒,則直接盤膝而坐,不斷吸收著四周的冥獄之力修煉,當然卻也是分出了一縷仙識落在那灰色蠶繭上,隨時關注著武冰的狀況……

  之前,楚軒在佘碧落佘姨的幫助下,吸收了體內所剩下的千年靈蜜果以及龍天麟的金色龍鱗的能量,成功突破至了九天玄仙中期,這等實力方在年輕一輩中的確極為不凡,但卻與之后那出關的皇甫奕川相比,還是差了不少。

  畢竟如今的皇甫奕川已經成了仙君前期,真可謂是年輕一代的第一人。

  當然,如果楚軒底牌盡出的話,皇甫奕川哪怕就算接受了皇甫家族的所有傳承,也有很大概率并不會是楚軒的對手!

  這一點,不只是楚軒,就連曾見過不少次楚軒出手的皇甫奕川和蕭彥書他們,心內其實都十分清楚……

  而此刻的楚軒,卻是借助自己冥獄之主的身份,盡情享受著此處的修煉環境,讓他此刻渾身灰色光芒縈繞,更生出一種與眾不同的皇者氣質,是他在外面從沒有向任何人展露過的。

  如果終有一天,楚軒能將冥獄之主的身份展露在外,那么必定將會是他傲凌多方天地,震懾萬載光陰的時刻……

  就在這樣的環境中,楚軒靜心修煉,而武冰的情況也逐漸趨于平穩,在無數冥獄之力的涌動中,傳承靈珠緩緩從她體內飛出,更宛如被實質般的冥獄之力托著,逐漸飛離了出來……

  一剎那間,楚軒睜開了雙眼,挺身而起。

  幾乎同時,融入各自雕像修煉的傅鵬等人也紛紛閃身而出,來到了楚軒身旁盯著那從武冰體內,以及灰色蠶繭中飛出的傳承靈珠。

  淡淡的白光,在灰色的環境中似是顯得有些清冷的詭異,古怪的氣息彌漫開來,但卻無法蔓延太遠,甚至連這個石廳都沒辦法離開……

  “吼吼吼……”

  緊接著,一聲聲怪異的獸吼響起,似是有著一種震懾人心般的沖動。

  巨大的兔子影像在冥獄之力的束縛和擠壓中,再次凝現在了幾人面前……

  通紅的雙眸似是警告,更蘊含著絲絲冷厲殺機,但卻絲毫沒有對楚軒他們造成影響。

  “孽畜,焉敢如此囂張?”

  楚軒見狀,面色冷厲的喝道。

  “找死!”

  沈滔頓時含怒出手,灰色的破靈槍急速凝現,但卻化作長鞭似的,狠狠抽在了那兔子身上,讓其頓時發出聲聲痛苦的嘶嚎,但那一雙紅眼中的猙獰卻是更多了許多。

  緊接著,傅鵬和周蓓二人也相繼出手,滅靈刃與碧泉劍一次又一次的沖擊著,讓那兔子所承受的痛苦瞬間翻了數倍,原本巨大的身形也在此刻三人的抽打中縮小了許多,更因為四周有無數冥獄之力的籠罩,讓這兔子終于開始發出一聲聲極為慘烈的的悲鳴……

  “尊上,就是現在!”

  見狀,沈滔驀地一聲驚呼。

  三人各自的武器瞬間相互融合,化作一張巨網將那縮小了不少的兔子籠罩束縛,任由其如何掙扎卻也沒法掙脫。

  “好!”

  楚軒也是應了一聲,幾乎同時右手高高揚起,冥獄之力瞬間凝現成一柄長劍被他持在手中,旋即只見得楚軒舉劍揮出,便引動著四周能量的劇烈顫動,直接斬在了那兔子和下方的灰色蠶繭之間。

  也在這一剎那,那灰色蠶繭不斷嗡嗡作響,仿佛受到了什么命令似的,不斷從外而內的向武冰仙嬰涌去,讓之前變得透明了許多,仿佛隨時都會消散的仙嬰迅速凝實,且那體內的傳承靈珠也是在冥獄之力的刺激中,不斷與武冰融為一體,使得武冰氣息也在迅速的攀升之中……

  “吼吼吼……”

  那被束縛了的兔子不斷痛嚎掙扎,與此刻反而平靜許多的武冰,完全形成了鮮明對比。

  轉眼,又過去了差不多一個時辰。

  灰色蠶繭全然消失,武冰也緩緩睜開雙眼,下一剎那便翻身而起。

  “見過主人!”

  她毫不猶豫的朝楚軒跪拜了下去。

  其眉心處,那一抹灰色的冥紋印記十分明顯。

  “當著外人的面,叫我楚少!其他時候,便叫我尊上!”楚軒淡淡擺手。

  “是,尊上!”武冰恭聲應諾。

  這便是楚軒之前所說,剝離其體內傳承靈珠的傳承魂印,而后為了以防萬一,又給她在剝離的過程中種下新的印記。

  有了這個冥紋印記,楚軒便可以隨時掌控其生死,了解她所經歷的一切,只要是記憶中有的,絕無遺漏!

  而那被傅鵬三人聯手所網住束縛的兔子影像,便正是對應武冰的卯兔魂印。

  至于除了卯兔魂印之外,傳承靈珠中的所有內容,如今也是被武冰完全吸收。

  可以這么說,除了她并沒有成為萬魂殿新一任的卯兔魂使之外,其他所擁有的一切,都與卯兔魂使沒有任何區別,只是在實力方面還尚需時間去提升,但相信有了傳承領主中的所有記憶,她的修為快速突破也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尊上,那這個卯兔魂印該怎么處理?”這時,幽冥右使沈滔問道。

  “唔……”

  楚軒瞇了瞇眼后屈指一彈,一道冥獄之力瞬間融入那卯兔魂印之中,除非真的有針對冥獄之力的辦法,否則即便仙帝后期,甚至于像是師父姜邑那樣的仙尊強者,也絕不可能有所察覺。

  “一會兒就讓它離開吧!”

  楚軒瞇著眼,淡言道,“或許,借助它會有一些新的收獲?!?br/>
  其實,真正將卯兔魂印剝離過后,原本那猙獰的兔子卻如同癡傻了一般,完全失去了之前的靈動。

  即便被其他人所獲,哪怕就算被萬魂殿的人找到,也不可能通過它而有所發現。

  畢竟卯兔魂印只能說是一種特殊的傳承魂印罷了,并沒有其他太多的作用!

  與其拿在手中毫無作用,還不如將其放出去,說不定還能帶來一些意料之外的效果。

  …………

  順利解決武冰的事情后,楚軒便帶著她離開冥獄空間,重新去到外面之前關押她的院落,讓她的仙嬰回到自己的本體,同時也是第一時間通知了師父姜邑和師娘方云雪趕過來。

  “臭小子,情況如何?”

  一見到楚軒,又注意到那武冰的平和面容,姜邑便立即問道。

  方云雪雖沒有開口,但顯然也頗為著急!

  “一切順利!”

  楚軒點點頭,說道,“你們想知道什么直接問便是!師父師娘,我還有事就先回去了!”

  說完,他便轉身就走,留下一臉懵逼的姜邑和方云雪。

  真的解決了?

  真的能讓武冰老實交代?

  兩人有些疑惑,但接下來的情形卻讓他們更為震驚。

  因為不管他們問什么,哪怕就是一些萬魂殿的秘辛,只要傳承記憶中有的,武冰都會老老實實的和盤托出,毫無一點保留。

  甚至于,武冰還主動提出愿意加入紫寰宮,但卻必須要隱藏身份,畢竟她身為卯兔魂使的事情,或許外面的人不知,但例如巳蛇魂使蘇青寒和午馬魂使孔迦,甚至于還有那個當初逃走的藍護法,卻是知道的一清二楚。

  “好了,你先在這里休息,關于如何安置你,等本尊想好了再說!”

  在了解了所有想要知道的情況,以及哪怕就算自己沒問,但武冰仍然交代出的一些關于萬魂殿的秘辛后,姜邑留下這么一句話,便強忍著心中對楚軒的震驚與方云雪一同離開了……

  而武冰,早已經在冥獄空間中便得到了楚軒的交代,自然沒有任何問題。

  “邑哥,你這是要去哪兒?”

  見到姜邑牽著自己朝外走去,那一副急匆匆的樣子,方云雪不禁問道。

  “還能去哪兒?”

  姜邑停下腳步,深吸口氣后沉聲道,“我現在就想知道,這臭小子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那可是卯兔魂使啊,怎么就真的倒向咱們了,還如此不提任何條件般的聽話?”

  他很震驚,也很無語。

  自己這個關門弟子,究竟有著什么樣的秘密?

  姜邑感覺越來越看不清楚軒了,甚至在心底最深處,他這位堂堂封天仙尊竟還有著一種莫名的驚懼……。。

看過《至尊歸元》的書友還喜歡

排列三今天晚上出什么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