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茉莉香屑 > 第87章:要錢

第87章:要錢

  門外鬧哄哄的,有村民在大喊著讓蘇長鋒出來。

  架勢比上次更是兇悍。

  屋里崔容攔住蘇長鋒:“你別出去,這些鄉親現在都不講道理,上次就跟他們說多給幾天時間,沒有一個人聽的,你現在出去,他們還不把你群起圍攻??!”

  蘇長鋒沉吟道:“這么躲著也不是辦法”。

  “上次都跟他們說了,讓他們下周一再過來,這些人又來了,什么好話都說了,一個個的像是要逼人命”。

  蘇長鋒吃了幾口餅子喝了幾口粥:“都是些血汗辛苦錢,也不怪他們這么著急的”。

  抬頭看了看自家這房子。

  唉,這是自己起的房子,也值不了幾個錢。

  該面對的也是躲不掉。

  蘇長鋒往外面走。

  外面蜂蜂涌涌的,推搡著說:“出來了,出來了”。

  被推舉出來的是村里的年長的一個老人。

  他拄著拐棍站出來道:“長鋒啊,不是鄉親們逼你,這都過去一個周了,大家的工錢到底是怎么說的???”

  蘇長鋒低頭歉意道:“七叔,我也是在想辦法啊,這事急不得”。

  他這一說急不得,站著一片的鄉民都更急了,一個個的搶著說:“什么叫急不得,不是說縣里早就把錢撥下來了嗎?我們這點工錢不占修路錢的九牛一毛,怎么還出來個‘急不得’了?蘇長鋒你這是在哄弄我們嗎?”

  大家一急,連村長都不叫了,也沒有什么尊重了,都紛紛的以討伐的姿態指著蘇長鋒大聲的要錢。

  蘇長鋒伸出手往下壓:“大家靜一下,聽我講”。

  最后面的村民在后面罵道:“聽你講個屁,再講他媽廢話你——”

  有還想要錢要去上工的村民趕緊捂住了他的嘴,讓他不要亂說,雖然大家都很生氣,因為這村里的公路才修了一小半,這是要到季度結錢,還有可能冬天會停工,大家才紛紛來要錢。

  上次是因為聽到了一些蘇武在縣城被人扣下的風聲,又加上蘇長鋒不在家,大家才一窩蜂的都跑來要錢了。

  現在蘇長鋒在家,大家還是不敢一下就把后路都堵死了,他們還想著接下來繼續在修路的工地上干活呢。

  畢竟在棗花村里,大家除了地里的收入,都沒有什么收入來源,難得的碰到了修路這樣的活,雖說累,但是工資在縣城的范圍內已經算是高的了。

  站在最前面的七叔看大家現在對蘇長鋒的意見很大,沒人聽,還是鬧哄哄的,開口大聲道:“大家聽蘇村長說句話,都不要說話了”。

  后面的人都紛紛的扯住了左右,讓他們先不要說話:“聽七叔的”。

  “別說話了,別說話了”。

  蘇長鋒咳嗽了聲:“村子里的公路得以修以小成,這些都是大家的功勞,以后肯定還得勞煩村里的鄉親,我代表鎮上——”。

  底下村民都噓的叫聲,“別整些沒用的,快說什么時候給錢”。

  蘇長鋒看到他這些年在這個棗花村積攢的威嚴正在一步步的流失。

  極力的想挽回。

  可是現在沒有工款,說什么都是白搭。

  蘇長鋒一咬牙的承諾道:“大家再給我一周的時間,一周后我保證一定把對每位鄉親拖欠的工款都給大家發上!”

  后面有人叫道:“我們怎么相信你!上次你不是說了這周就能給大家發下工款,可是現在都已經到了時間,結果你又說到下一周,一周又一周,你難道讓我們等到死的那天??!”

  大家伙紛紛都稱是,相互左右的道不滿。

  “就是啊,大家拼死累活的掙的錢,現在卻不給,你說這叫什么事!”

  “什么什么事!蘇長鋒難道以為現在是古代啊,他要是再不給咱們工錢,雖說咱們村這出路難,可是就是趕幾十里的沙土路也到鎮上去告他,俺就不信了,現在還真有這樣的朝廷命官敢欺壓百姓”!

  后面剛才叫罵的人叫道:“他算個屁的朝廷命官,他就是個連品級都沒有的小鄉官,估計都沒有官職,就是個屁村長而已。我看這村長咱們村七叔就能當,讓他一個外鄉人在咱們這里作威作福的,現在還拖欠咱們工款”。

  左右的村民都紛紛贊同:“對啊,我看七叔合適”。

  “是啊,七叔在咱們村德高望重,正是合適”。

  底下的村民現在也不急著罵蘇長鋒了,都在叫著要找人代表去鎮里,一來要錢,二來告倒蘇長鋒,三來他們要換村長,讓七叔上位。

  站在不遠處小坡崖上的王顯抱著胳膊和沈卓笑話道:“這幫村民還真以為他們想讓誰當就讓誰當呢,尤其是現在正府要修這方圓百里縣里的路,更是不可能這個時節換人了,我看未來三年這周圍的縣長一下的官職估計早就被安排妥當了”。

  王顯畢竟是京城里的世家,這些眼光還是有的。

  沈卓看了看蘇長鋒家的周圍:“看這房子的年頭應該是起沒有幾年,也就是說是這個外來的村長來到后才蓋起來的,也就是說他已經在這里最少當了十年的小村長了,一個人如果在這個小職位上耗十年,那基本上也沒有什么正治前途”。

  王顯是來村里再看一遍的,對這個村子的村長的來歷還是有兩分好奇的:“這外來的村長既然能負責撥路工款的事情,那看來也不是完全沒有什么背景的”。

  沈卓點點頭。

  這個差事還能出這樣的紕漏。

  這個村長也是個人才。

  沈卓不由的搖了下頭。

  蘇長鋒站在最前面著急。

  下面的村民現在根本都不聽他講話。

  他許下下一周的事情也沒人聽。

  看著村民們鬧哄哄的商量著就要一起今天就去鎮里去了。

  那位七叔剛才還幫他說兩句話,現在也不說話了。

  反而站出來替后面的村民道:“長鋒這時間也給你了,我聽說你們家的蘇武是不是被人關在縣城里了,他不會和我們村的這撥路的工款有關系吧?”

  這話一說,后面的村民都鬧聲一片。

  本來就有這種傳聞,說是蘇武把工款全部輸掉的傳聞。

  七叔這么一說,村民們都群情憤然,“蘇村長我們的工錢不會是都讓你兒子卷走了吧???”

 ?。?。:

看過《茉莉香屑》的書友還喜歡

排列三今天晚上出什么奖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