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眾小說網 > 婚后被大佬慣壞了 > 756 江家兄弟齊護短,四爺正面開撕虐渣(3更)

756 江家兄弟齊護短,四爺正面開撕虐渣(3更)

  全場駭然。

  不遠處的小提琴演奏家,許是也被嚇到了,拉錯了音,悠揚的交響樂都瞬間變得詭異刺耳,樂聲停住,死寂無聲。

  就在此時,有個奶聲奶氣的孩子聲打破了沉悶。

  “爸爸,四叔在干嗎?”江江原本正低頭吃甜品,此時嘴邊還掛著奶油,陶陶也一臉好奇的盯著大廳。

  畢竟是孩子,相比較眾人的駭然瞠目,他們則是好奇居多。

  江宴廷立刻示意他噤聲。

  此時眾人也開始竊竊私語。

  “出什么事了?四爺把婁皓打了,綁了,還帶到這里?他想干嘛?搞什么事?”

  “誰知道,婁皓是不是出門沒看黃歷,怎么惹到這個煞神的?!?br/>
  “江四爺做事素來不管不顧,行事乖張,不過這婁皓神色不太對啊,你們看他是不是被人下藥了?”

  “四爺給他下藥?”

  “滾你的,怎么可能,這明顯就是有人搞事情,今晚是要出大事了?!?br/>
  ……

  江承嗣倒不是想把事情鬧大,而是……

  這件事本身就很大!

  江家這邊也是面面相覷,皆不知發生了什么。

  “震寰?”范明瑜蹙眉。

  “沒事?!苯疱景矒崞拮?。

  司嶼山夫妻倆就更加不明所以了,只是按照他們對江承嗣的了解,江家雖然縱容他,可他做事也算循規蹈矩,正經事上,從不會太離譜,這是出什么事了。

  司嶼山招呼自己的特助,袁特助一直站在不遠處,立刻上前。

  “先生?”

  “趕緊去查一下,到底……”

  司嶼山話沒說完,就被人急吼吼打斷了!

  ……

  “江承嗣!”

  男人聲若洪鐘,擲地有聲,從人群中沖出,直奔江承嗣而去。

  婁皓的父親——

  婁興宇!

  男人也就一米七的個子,身形還有些臃腫,只是多年養尊處優,也自有一股子威壓,著急沖上前。

  原本婁皓被抓過來,他與游鴻憲也都是滿目駭然。

  可是被打的是他兒子,當眾被踹,何等屈辱。

  他哪兒還顧得上思考具體發生了什么,恨不能打死江承嗣。

  沖過去查看兒子的情況。

  “怎么樣?”因為婁皓被踹翻在地,婁興宇也跪在地上查看兒子傷情,將他解開緊束雙手的衣服,瞧他似乎神智不清,更是著急。

  再瞧見半米遠的地方,居高臨下,囂張至極的江承嗣,登時怒不可遏。

  “江承嗣,他到底做了什么,你要這么對他?!?br/>
  “大庭廣眾,這么羞辱他,未免太欺負人了?!?br/>
  “今天你要是不給我一個說法,我不會放過你的?!?br/>
  婁興宇疾聲厲色,好似張著血盆大口,要生吞了江承嗣。

  而此時游鴻憲忽然站了出來,“是啊,江四爺,你知道這里是什么場合嗎?都知道你素來張狂,可這是什么地方?也是你可以隨便放肆的?”

  江承嗣不知道婁皓的同伙是誰,他對這個人渣也不了解,不清楚他的社會關系。

  所以踹他進來時,首先觀察的就是他的父親,而游鴻憲與他站在一起,兩人神色與所有人一樣,都很詫異,卻偏偏還多出了一絲驚慌失措。

  難不成這件事婁家都參與了,還有司清筱的……

  舅舅?

  內賊勾結外賊,的確好成事。

  婁興宇是興師問罪的,沒想到江承嗣忽然勾著嘴角,露出了一抹微笑。

  輕蔑,邪氣!

  婁興宇火氣再度竄上去。

  雙手握拳,就欲去揍他。

  江承嗣站在那里,卻沒動彈,眾人都以為,要公開動手,一片驚呼時,這個拳頭在江承嗣眼前被人攔下了。

  兩個人,一左一右。

  霍欽岐,江時亦!

  婁興宇的拳頭是被霍欽岐硬生生接下的,而江時亦慢了一步,手剛好擋在了江時亦眼前,左右都有人護著,婁興宇別說動他,就是半根頭發絲只怕都碰不到。

  “霍……霍欽岐?”婁興宇拳頭被他包裹住,進不得,抽不出。

  又急又氣,惱羞成怒,臉都憋紅了。

  霍欽岐沒作聲,只是略微用力,男人變覺得指關節一陣酸痛。

  此時周圍都是上層社會的看戲人,他不敢把自己弄得太狼狽,強忍著痛楚,直至霍欽岐收了力道,撤回手。

  “你……”婁興宇沒想到霍欽岐會管這種事。

  “我怎么了?”霍欽岐就這么冷眼看他。

  婁興宇悻悻一笑,有霍欽岐在,誰敢上去硬碰。

  氣氛僵持之時,江家幾個兄弟也都走了過去。

  “婁先生,您這是要公開傷人?”開口的是江錦上。

  “是他打我兒子!”

  “那又怎么了?”說話的是江時亦,他也撤回了手,余光掃了眼不省心的弟弟,語氣非常坦蕩。

  所有人愕然:

  什么叫怎么了?這話也太囂張了。

  “四哥打了婁少爺,的確不對,但是……”

  江錦上只是稍稍頓了下,江時亦就接著開口。

  “事情還不清晰,誰又能確定我弟弟真的做錯了事,也可能是……”

  江時亦看了眼還趴在地上的人,話沒說完,大家都明白他的意思。

  也可能江承嗣沒錯。

  是婁皓活該!

  “公開傷人,重則是要蹲班房,我們剛才不是保護我弟弟,而是要救婁先生您,免得您一時沖動當眾傷了人,坐上法院被告席,說起來,你還欠我們一句謝謝?!苯瓡r亦接著說。

  江錦上:“所以事實不清晰之前,我勸婁先生還是不要太激動?!?br/>
  兄弟倆一唱一和,倒是根本不給婁興宇說話的機會!

  婁興宇哪兒說得過這兄弟二人,況且江家人多勢眾,他一張嘴,也拼不過,氣得干瞪眼。

  ……

  而此時游鴻憲說話了:

  “就算有什么事,一定要當眾讓人難堪嗎?也不看看這里是什么場合!我姐姐今天生日,你們傷人在先,還巧舌如簧,鬼話連篇,我看你們就是來砸場子的!”

  語氣急切,好似迫切得想給江承嗣定罪。

  他剛想繼續斥責,一直沒開口的江宴廷反而站了出來:“游先生?!?br/>
  游鴻憲皺眉,“二爺也要出來護短?”

  “我只是想說,主人家都沒開口,您著急什么?”

  “你們江家是仗著人多勢眾,準備欺負人?”

  “事情尚且不清晰,您怎么就認定是我們欺負人,可能是婁少爺欺負人呢?只是剛好碰到了我四弟這么個硬茬?”

  江家幾個兄弟,輪番站出來護短,打得婁興宇和游鴻憲是措手不及。

  都在商場混,自然清楚,江宴廷也是個冷面的狠角色。

  江家幾個兄弟,沒一個好惹的軟柿子,逮著哪個都沒人敢捏。

  若是一個,尚且很難對付,這特么還湊到一起了?

  這還玩什么?

  分開都能各自為王,況且是如今的情形。

  婁興宇氣急之余,只能看向一直沒說話的江震寰夫妻倆,“江總,您不管管自己的孩子?”

  江震寰一臉無奈,“我都要退休了,管不動?!?br/>
  所有人:“……”

  見過護短的,還沒見過如江家這般囂張的。

  只有祁則衍站在邊上,在看戲吃瓜。

  有這么多人上前護著江承嗣,沒有他發揮的余地。

  “這婁總和游總也是挺慘的,其實兄弟四人很少能湊得這么整齊,剛好讓他們給遇著了?!比顗粑髡ι?。

  “其實也不算慘,小五他們出面,他們應該覺得慶幸,他們幾個做事還是有分寸的,江小四啊……”祁則衍輕笑。

  “估計連分寸兩個字怎么寫都不知道!”

  “剛才婁興宇這一拳要是真的打上去,你信不信,江小四敢當場揍他,反正是對方先動手,他最多是自衛,所以老霍才出面的,若是依著他,婁興宇現在肯定被揍得和他兒子一樣了?!?br/>
  “要不然,你以為老霍的性子,會摻和這種事?”

  阮夢西低咳一聲,這話說得……

  竟無法反駁。

  反正場內議論紛紛,已經徹底炸了,畢竟江家幾乎全部下場了,這件事可不會輕易平息。

  除非有權威的人出來調停,當和事佬。

  譬如司家、亦或者是作壁上觀的傅三爺、川北的京六爺……

  偏生沒人站出來,雙方一時僵持不下。

  司嶼山正讓人去查證具體發生了什么,不明情況的時候,也無法下場調停,或是決定偏幫某一方。

  **

  就在此時,江承嗣與自己身側幾人說了幾句話,江錦上等人退到邊上,原本劍拔弩張的局勢,才稍稍有所緩和。

  “婁先生,我知道您挺著急的,其實要知道事情的真相很簡單,只要婁皓肯開口說話,與我對峙就行?!苯兴么鬼搜垓榭s在地上的人。

  “他現在明顯神志不清,你到底對他做了什么!趕緊叫醫生過來?!眾渑d宇沖著人群大喊。

  “不用叫什么醫生了,我能叫醒他?!?br/>
  江承嗣看了眼四周,目光落在一個裝著香檳的冰桶上。

  他走過去,將香檳取出,桶內原本盛有冰塊,融化了部分冰水出來。

  眾人還怔愣著,就看到他拿著冰桶,走向婁皓。

  眾目睽睽之下……

  冰塊夾雜著冰水,傾盆而下,淋頭澆下!

  涼意好似瞬間竄滿了整個大廳,所有人都狠吸一口涼氣。

  “江承嗣,你特么瘋了!”婁興宇心疼的要命。

  “啊——呼……”婁皓也真的徹底清醒了,這個季節,被冰水澆身,渾身都瑟瑟發顫,他身上掛著水珠,關顧四周……

  又是嚇得肝膽俱裂!

  這是什么情況?

  “婁少爺,清醒了?”江承嗣將冰桶放在一側,抬手撣了下衣服,好似沾染上了什么不干凈的東西。

  眉眼不屑又輕蔑。

  “我……”

  “兒子,你怎么樣?”婁興宇早已幫他解開了綁手的衣服,脫了外套,給他披上,摟住兒子,看向江承嗣,“江承嗣,你特么瘋了,我要報警,報警——”

  “行啊,報警吧?!苯兴脧目诖忻鰝€手機,直接丟給他。

  那是婁皓的手機!

  婁興宇和游鴻憲當時白了臉。

  “當著大家的面,現在就報警,誰不打電話,誰不是男人!”江承嗣輕哂。

  “……”

  “愣著干嘛,不是要報警嘛,打電話啊?!?br/>
  江承嗣聲音陡然提高幾分。

  婁皓也不知是被嚇得,還是因為冰水刺激,身子一直在觳觫發顫。

  婁興宇看著地上的手機,居然遲疑了,這讓所有人開始犯嘀咕。

  江承嗣睨著父子倆,“要報警的是你們,現在讓你們打電話,又慫了?是不是大老爺們兒?敢做不敢當!”

  “你兒子給是人姑娘下迷藥,想要對人家用強的時候,你這個做父親的在哪兒?”

  “還知道今天是阿姨的生日?知道是重要場合?居然對人家女兒圖謀不軌,我沒當場打死他已經是輕的了!”

  “如果她出了什么事,清譽被毀,她這一輩子就被毀了,這個人渣就是死一百次都不夠!我踹他一下,那都是輕的?!?br/>
  江承嗣這番話信息量巨大。

  迷藥,用強,清譽被毀……

  幾組詞,傳來起來的信息量,足以震顫幾個京圈。

  司嶼山和游云枝更是齊齊變了臉,眾人不敢作聲,甚至不敢小聲議論。

  巨大的沉默,往往蘊蓄著更為駭人的巨浪。

  ……

  而此時司家人都急瘋了,這都什么時候了,小姐怎么還在里面換衣服!

  江四爺就是個信馬由韁的個性,這是要把天都掀了啊。

  就在司家人著急上火之時,房間的門緩緩打開了,司清筱還偏頭在整理耳環。

  “現在情況怎么樣了?”

  “四爺直接告訴所有人,婁皓要對您意圖不軌,他的性子真是……”

  “真是怎么了?”司清筱抬手整理衣服,腳步徐徐。

  “真的是無法無天,剛才還給婁皓潑了一桶冰水,現在又說出這種事,我看婁興宇要找他拼命了?!?br/>
  “拼命?”司清筱輕哂,“怕是把我不存在了?!?br/>
  司家人干笑著,那您倒是快點兒走啊,他們從未覺得,自家小姐這溫吞得性子,這般讓人著急上火。

 ?。?。:

看過《婚后被大佬慣壞了》的書友還喜歡

排列三今天晚上出什么奖号